新闻资讯


煤层气大量排空,该管管了

日期:2022-02-28 20:14:01


中国能源报

A股煤层气开采利用上市企业蓝焰控股近日在业绩说明会上透露,由于日常采输过程中的工艺损失、客观排空和主观排空,公司煤层气的采煤量和销量存在差异。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蓝焰控股煤层气产量超过15亿立方米,销量仅为9.12亿立方米。2018年和2019年,蓝焰控股煤层气产量与销量差距不小,产量分别为14亿立方米。.64亿立方米、14.82亿立方米的销量仅为6.87亿立方米、7.81亿立方米。换句话说,蓝焰控股每年约有一半的煤层气产量没有被利用。

这不是个例。事实上,以煤层气开采利用为主要业务的企业普遍存在采煤层气利用率低的问题。

煤层气是指以甲烷为主要成分的天然气资源,煤层气排空不仅造成了大量资源的浪费,而且也导致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在大气中,每公斤甲烷的气候温暖效应是等量二氧化碳的120倍,排放20年后仍高达84倍。国际能源部(IEA)根据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9》,甲烷的加热效果相当于煤矿泄漏最严重的10%。因此,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背景下,迫切需要解决煤层气利用率低的问题。

煤层排气现象突出

山西、贵州、新疆等主要煤炭产区是煤层气的主要采矿区。由于煤层气易燃易爆,被称为煤矿开采的头号杀手,煤层气的采矿利用可以化危为利,变废为宝。根据采矿形式,主要分为地面煤层气和煤矿瓦斯。

地面采用高浓度煤层气,可直接用作居民、工业用气,生产部分化工产品,利用率较高。然而,从地下抽取的煤矿气体的甲烷浓度从1%到90%不等。许多低浓度气体受技术条件和经济利用因素的限制,由于难以大规模利用而被排空,导致地下抽取的煤矿气体利用率很低。重庆大学资源与安全学院副教授李全贵告诉记者。

被问及为何会出现如此大量的煤层气排空,蓝焰控股董秘办相关人员对记者坦言:“公司的煤矿瓦斯抽采业务,抽出来的煤层气可能由于暂时没有利用空间或没有集输管道等配套设施,这样的话只能排空或直接燃烧掉。”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地面煤层气产量77.7亿立方米,利用率91.9%;煤矿瓦斯抽采量为128亿立方米,利用率仅为44.8%。

煤层气大量排空,该管管了

根据国家相关标准,甲烷浓度在30%以上的0%的气体,而不满30%的气体不需要相关要求,其中许多气体已被排放。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地下气体利用率较低的主要原因。中国煤炭学会煤层气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遂安告诉记者,此外,国家一直鼓励增加煤矿气体的采矿强度。采矿强度越大,空气进入采矿系统的可能性越高,导致采矿的低浓度气体比例越大,使用越困难。

事实上,煤矿生产过程中除生产过程中还有大量通过通风系统直接排放的气体,通风气体的甲烷浓度通常低于0.75%,抽采利用技术难度大。

经济不足或主要原因

许多受访者认为,目前煤矿瓦斯利用率较低,主要问题是低浓度瓦斯浓度低于30%。

据报道,从应用方面来看,地下采矿的煤矿瓦斯主要用于两个方面:一是民用燃气,二是发电。其中,浓度在30%以上的煤矿瓦斯利用问题不大;10%-30%的低浓度煤矿瓦斯更多地用于发电,但发电效率低,经济性低;10%以下浓度的利用更多地处于探索和示范阶段,尚未普及。

一方面是技术问题,低浓度瓦斯利用水平不是很成熟,经济性不强;另一方面,中国煤矿数量众多,利用水平参差不齐。虽然大多数地下瓦斯都被提取出来了,但利用率很低。李全贵说。

李全贵说:从技术上讲,浓度超过1%的可以使用。至于企业是否使用,这是他自己的事。低浓度瓦斯发电机组和低浓度瓦斯蓄热氧化有相应的技术路线。然而,对于企业来说,他们主要考虑成本。投资一套设备。如果投入产出不划算,就不会使用。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没有要求强制使用。

此外,降低煤层气补贴也是煤矿瓦斯利用率低的主要原因。2019年6月,财政部发布了《关于煤层气补贴的》<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自2019年2019年起,对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的开采利用进行奖励和补充,不按0计算.按照多补多补,冬增冬补的原则,每立方米定额标准为3元。

与采煤效率相比,发电效率太差了。张遂安直言不讳地说:国家有一些鼓励政策,比如每次使用煤层气,补贴多少钱。但2019年和2020年出台了一些规定,相应的补贴降低,导致煤矿瓦斯利用率下降。

煤矿瓦斯的使用也与煤矿的特点有关。例如,一些偏远的煤矿很难运输。此外,由于规模小,建造一套使用设备并不划算。此外,即使收集,也无法运输,这也与中国天然气管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如果管网到位,净化后,气体可以进入管网,降低其利用成本,提高利用率。李全贵指出。

迫切需要强制性政策控制

许多专家对煤层气(煤矿瓦斯)目前的排放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我们仍然需要一些不能排空的强制性措施。此前,煤矿的重点是安全,不重视如何利用煤层气资源。然而,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背景下,我们需要意识到大量甲烷排放带来的问题。李泉贵说:此外,由于煤矿的特点相对分散,每个煤矿都面临着不同的情况。在政策方面,我们仍然需要增加补贴。贵州大力支持煤层气和页岩气的发展。

张遂安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目前还没有控制煤层气体排放的措施。根据这一趋势,排放量只会越来越大。利用煤气不仅解决了煤矿安全问题,也解决了排放问题。但仍缺乏一些政策限制、鼓励和指导。

我一直呼吁将煤层气的利用纳入碳交易。张遂安说:说到碳交易,每个人都盯着电厂看。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多倍,排放的影响比二氧化碳大得多。我们应该利用碳交易机制来鼓励煤矿企业利用这些气体气体,我们可以通过获得碳指标进行碳交易。这些碳交易的资金基本上可以覆盖所有建造气体电厂的资金。

此外,许多专家建议,低浓度气体的使用应该提高更多的技术水平。近年来,国家重大项目在煤层气的梯级利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技术进步迅速,实现了相应的技术路径和项目示范,但仍存在经济问题,需要进一步提高技术成熟度和经济可行性。张遂安说。


首页  电话  顶部
栏目导航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897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