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民企参建储气库难在哪儿?

日期:2022-02-27 19:58:01


公众号

2014年,国家发布文件鼓励各种所有制经济参与储气库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但目前,民营企业在储气库建设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案例并不多。投资成本高、储气库资源区域分配不平衡、产权定义不明确等成为阻碍民营企业参与储气库建设的主要原因。专家认为,未来私营企业可能会以合资企业的形式参与储气库建设。

文:渠沛然

近日,首华燃气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中海沃邦与山西省临汾市永和县人民政府签署了《天然气地下储气库项目合作协议》,双方就天然气地下储气库项目的投资建设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这是另一家私营企业在香港燃气投资金坛储气库建设后成为储气库建设的主体。

早在2014年,国家就提出鼓励各类所有制经济参与储气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支持各类市场实体依法平等参与储气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油气储存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支持民营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参与地下储气库建设。

受访者表示,未来民营企业将以合资企业的形式参与储气库建设,储气库建设的参与者将更加多样化。然而,由于储气库的地质条件和企业的财务能力,民营企业可能会作为辅助角色参与。

又一家民营企业加入了建设大军

根据首华燃气公告,上述储气库埋500多米,设计库容10亿-15亿立方米,其中工作气量6亿-9亿立方米,总投资15亿元。新建1个集注站、1个站1座、综合管理站1座、站外管道及辅助系统。项目建成后,将满足山西气季调峰、事故应急供气等需求。

民企参建储气库难在哪儿?

根据《关于加快储气设施建设和完善储气峰值调整辅助服务市场机制的意见》,2020年供气企业应具备不低于年合同销售额10%的储气能力;城市燃气企业应形成不低于年用气量5%的储气能力;地方政府应形成每天至少3天的储气能力。此外,《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能源安全储备制度的指导意见》和《2019-2020年能源体制革命重点行动》都要求加快储备设施建设,完善油气储备制度。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徐波认为,天然气终端市场竞争激烈,迫使城市燃气企业上下游一体化发展。首华燃气等城市燃气企业负责储气能力建设和供应,积极布局地下储气库建设,通过低买高卖盈利,成为企业的最大动力。

然而,目前可用作地下储气库的地质资源集中在中石油和中石化手中。两家企业多年来一直深入从事该地区,在地质数据和技术储备方面都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在责任方面,通过建设储气库稳定天然气市场是其责任。民营企业或外国企业的参与对鼓励多元化投资主体具有积极意义,但民营企业可能大多以合资企业的形式参与建设,可能是由‘三桶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峰说。

成本过高,资源有限

虽然民营企业的进入为储气库建设主体的多元化发出了积极的信号,但未来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都将面临投资金额高、资源分布不均、储气库商业运营模式不成熟的考验。例如,港华金坛储气库是中国第一个大型地下盐点储气项目和商业储气项目。总投资约12亿元,近2020年净利润总额,给打算建设储气库的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储气库的初始投资、建设成本和后期运维成本巨大。现有的储气库大多是天然气管网或LNG接收站的一部分由管网运营商或LNG 接收站的运行和管理。这些储气设施不是独立的市场实体,不能单独产生收入,也不能向企业以外的其他企业开放初始业务。因此,不太可能将气价转移到下游终端用户,以实现利润。郭焦峰说。合格的储气库有三种类型:枯竭的油气储气库、盐穴储气库和含水层储气库。虽然盐穴储气库因其灵活性而越来越受到重视,但中国已建成的枯竭油气储气库规模最大。目前,枯竭油气储存等资源的所有权尚未标准化,既没有强制退出机制,也没有枯竭的油气储存二级市场,使其失去了作为资产的融资功能。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由具有资源和矿业权的上游油气开采企业控制。目前,民营企业参与的盐穴储气库规模远远不可比,限制了发展规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储气库专家说。业内人士指出,地下储气库作为长输管网配套基础设施,现行政策将地下储气库天然气纳入管道气价管理,没有单独的地下储气库会计,投资通过管道运费回收,其效益主要体现在管道整体运行效益、峰值责任、成本回收问题严重限制了企业建设峰值储气设施的热情,不利于地下储气库的可持续建设和运营。

清除障碍可以加快发展

欧美发达国家储气库工作气量基本占全年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7%-25%,但目前中国的比例只有4%。根据储气库建设规划,未来10年,中国储气库建设速度将是过去20年的3%-十四五期间,我国储气库调峰需求将达到300多亿立方米,储气库建设任务仍十分艰巨。

但目前,我国储气库建设存在储气库资源地域分配不均衡、产权界定不清晰、缺乏统一的储气标准规范、现行立法没有明确规定保供义务等问题,特别是上游企业的保供义务不明、天然气市场化建设相对滞后,天然气主干管道尚未真正实现公平开放。

与此同时,中国的天然气价格机制并不完善。目前,有政府定价的管道天然气和市场定价的液化天然气,但缺乏峰值气价。由于各级管道运输和储存成本和用途不同,各地区天然气价格不同,价格体系复杂,峰值调整价格将影响企业建设储气库的动力。郭焦峰说。

业内人士建议,整个生命周期考虑改造地下储气库的可行性,协调天然气开发和地下储气库建设规划;促进天然气储备峰值调整设施建设的多元化发展,因地制宜发展LNG同时,优化大型天然气储备调峰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充分发挥作用LNG供应调峰和储气库周期储气的双重优势,建设区域天然气战略储备基地,保持天然气市场供需稳定。

来源:中国能源报


首页  电话  顶部
栏目导航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41 Second.